|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專欄>抗擊疫情> 正文內容

防疫史話(一)

文章來源:《瘟疫縱橫談》 作者:吳曉煜(編著) 時間:2020年04月13日 字體:

按:為配合全民抗疫阻擊戰,介紹有關歷史知識,中國煤礦文聯與煤炭工業文獻委共同組織防疫史話專題,從吳曉煜《瘟疫縱橫談》(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4年9月出版)選取部分文章,陸續在中國煤礦文化網和煤炭史志網上推出。

說“疫”

進入2003年4月中旬,一場名為非典型肺炎的傳染病在全國26個省份,特別是北京蔓延開來,僅一二十天就從原來的十幾例患者,增到2000余例。在這一時期,無論是街頭巷尾,還是電視報章,出現頻率較高的一個字眼,就是“疫”。什么疫情、疫病、疫苗、防疫、免疫力等等,紛紛映入眼簾,成為人們的經常用語,在一些人群中,言必稱“疫”,有的談“疫”色變。而防疫站、防疫所、疫病研究所、檢疫站則成了最忙碌的單位,凡此種種,不一而足。當然,在古代還有時疫、疫氣、疫痢、寒疫、瘟疫、疫神、疫鬼、疫疾、疫室、疫癘、疫瘴、疫疹、疫人、疫瘡等。

那么,什么是疫呢?疫包括哪些疫病,又有什么特點呢?我不是醫生,對衛生防疫知識了解不多,但由于近來搜集到一些有關瘟疫的資料,故而不揣淺薄,就教于讀者。

“疫”這個字,在我國出現很早。由于是病字旁,肯定是指疾病。但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是疫?!掇o源》將疫解釋為“瘟疫,流行性傳染病的通稱?!倍掇o?!返慕忉屖?“瘟疫,急性傳染病流行的通稱,如鼠疫?!倍缎氯A字典》、《新華辭典》等字書、辭書的解釋大體上相同,不過是“流行”、“傳染”、“急性”等詞的位置先后有所不同罷了。而20世紀20年代編纂的《中國醫學大辭典》則解釋為:病之傳染而病之相似者?!笨戳诉@些解釋,我們對于疫有了大體上的了解。

古人又是怎樣談論“疫”的呢?漢代人許慎編的《說文解字》上講:“疫,民皆疾也?!痹S慎認為是一個地區百姓大都患上同一種病,這說明他認為疫是流行較廣的疾病?!抖Y記》月令上就記載了這樣的話,“果實早成,民殃于疫”,“民必大疫,又隨以喪”?!稘h書》上寫道:“棺者欲歲之疫,非憎人欲殺之,利在欲人死也?!薄痘实蹆冉洝に貑枴飞现v:“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問大小,病狀相似?!边€有些古代文人把疫與癘聯在一起用。有的干脆把癘解釋為疫病?!渡胶=洝の魃浇洝分杏小笆持寻O”的記載,其注解是:疫病也,或日惡創?!睗h人何林把癘列入惡疾類。大概有時癘比疫更嚴重一些吧!漢代著名學者王充在《論衡》“定鬼”中也講:“饑饉之歲,餓者滿道溫氣疫癘,千戶滅門?!彼迦顺苍健吨T病源候論》卷十是這樣解釋的:“病無少長,率相皆似,如有鬼癘之氣,故曰疫癘病?!比绱丝磥?疫與癘沒有什么區別。

到了明清時期,對疫的認識與解釋更為明確和準確。明人吳有性在《溫疫論》中講:“時疫能傳染于人”,“病偏于一方,延門闔戶,眾人相同”。楊璿《寒溫條辨》寫道:“兇年溫病盛行,所患者眾,最能傳人,皆驚恐呼為瘟疫?!鳖愃朴嘘P疫瘟疫、疫癘的記載太多了。

根據上述的資料,參考今人與古人對疫的解釋,筆者認為,疫病大致有以下幾個特點或幾種表現形式:

一是緊急性。此病來得急,來得快,有的是急速蔓延。常常在人們沒有思想準備的情況下突如其來,弄得人們驚恐失措。

二是傳染性。任何疫病都是有傳染性的,即古人講的“皆相染易”?!对鲇唫钊珪飞现v:“如不傳染,便非溫疫?!碑斎徊煌囊卟魅拘缘拇笮∈遣煌?。

三是流行性。這是傳染的結果。有些是一村、一城、一省,甚至是全國流行。更甚者是多國、跨國、世界性的流行。這表明疫病范圍之廣、蔓延面積之大。其流行性還表現在基本癥狀相同。盡管由于發病階段的不同和個人體質的不同也會有不同的情況,但在基本層面上都是一致的。

四是災難性。疫病是人類共同的災難、令人心悸的災難。其對人類生命與健康的危害,后果之不堪設想,超過任何災難。染上疫病,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有全家滅絕者有頃族而無者,真是“十者九難生,漏人不漏戶”,造成“萬戶蕭疏鬼唱歌”的局面,這當然是過去的情況。

五是時限性。這種傳染病,其流行是有一定時限的,有的雖然反復連續發生,但畢竟不可能永遠存在,永恒發作。它是在一定時期(或長或短)內發生的。其時間長短取決于人類對疫病的認識與采取的措施是否正確和有效。

還應指出,并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稱為疫病,它只是一部分疾病的統稱或通稱。而且古人對于疫也沒有完全一致的標準與界定。而統與通就是一個不十分確定的概念。筆者認為,我國《傳染病防治法》所列舉的幾十種傳染病,大多應納入疫病之列,但這也并非絕對的,而古人所稱的疫當主要指鼠疫、傷寒、霍亂、天花(黑死病)、瘧疾、癆(肺結核)、痢、麻風等。而這些病在不同書籍,不同醫家名稱各異。

(2003年6月17日)

曹植的《談疫氣》

提起三國時期魏國的曹植,人們會首先想到膾炙人口的《洛神賦》和著名的七步詩(煮豆燃豆其,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作為我國建安時代的著名作家,以才思敏捷、文如泉涌著稱于世。本文不是介紹他的文學成就,而要談一下他關于防治疫病的一篇短文《談疫氣》。此文言辭感人,其見識頗有可取之處。一些介紹瘟疫的書,也曾提到此文。

《談疫氣》載于《太平覽御》第742卷的疫病部之五。其文不長,為使讀者得其全貌,全文引錄于后:

建安二十二年,厲氣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蜷T而殪,或覆族而喪,或以為疫者鬼神所作。夫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荊室蓬戶之人耳。若夫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門,若是者鮮焉。此乃陰陽失位,寒暑錯時,是故生疫。而愚民懸符,厭之亦可笑。

這段論述文字工整,行文簡潔,透出才氣。雖然寫于漢魏時期,但今天看來卻有似曾相識之感。

曹植所寫的瘟疫發生于建安二十二年。建安是漢獻帝劉協的年號,二十二年即公元217年。漢代末年,義軍蜂起,軍閥割據,連年戰亂,征伐不斷,經濟極度蕭條,民不聊生,百姓流離失所。正如首詩中所描寫的那樣:“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边@種情況為瘟疫的流行蔓延提供了溫床,形成了曹植所說的“厲氣流行”的情況。

從《談疫氣》一文中可以了解到,是年的瘟疫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其后果極為嚴重?!凹壹矣薪┦?室室有號泣之哀”兩句,把當時疫病所造成悲慘情景生動的描繪出來了。這次大瘟疫每家每戶都不能幸免,每個家庭都有染疫者、不幸病死者,因疫而亡者比比皆是,到處都是死人的尸體,從每個房子里都會聽到人們痛苦的哭泣。有的全家都死絕了,一個也不剩,有的一族人無一幸免。這種全家滅絕,全族報喪,尸橫遍地,號泣籠罩的情景,真是令人心靈發顫。一個“殪”字和“喪”字道出疫病后果的可怕和嚴重而一個“痛”字和一個“哀”字,則形象地概括了人們難以形容的慘痛和滿腔的悲憤。

那么,得瘟疫的都是些什么人呢?曹植指出:“夫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荊室蓬戶之人耳?!边@是說,染病者、疫死者,都是那些穿著粗布衣服,吃著粗劣飯食,住著草屋的一般老百姓。這種說法太正確了,完全符合事實。因為老百姓在戰亂連年的情況下,生活極為窘迫,衣食無著,衛生條件極差,有病也得不到及時的救治,政府的運作系統已經癱瘓,無暇顧及百姓死活。因此瘟疫的傳染、吞噬和傷害的對象首先是老百姓,遭殃的首先是窮人、普通人。這可以說是一條規律。而那些達官貴人、富室豪門,即曹植講的“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門”,則染病而死者少,這也是符合實際情形的。一般的講,有錢人享受到的醫療條件好,可以采取許多衛生隔離措施,因而這一群體中染病者相對少一些,這是正常的。古代很多談疫的文章對此多未涉及,曹植能注意到這個問題,是難可貴的,也說明了他對于普通老百姓,亦即封建社會所說的下等人,富于同情心。

更為可貴的是,曹植對疫病發生的原因進行了有益的探索。首先他堅決否定了所謂的疫病是“鬼神所作”的邪說,他認為這種說法是根本站不住腳的,而且真正原因是“陰陽失位,寒暑錯時”,“是故生疫”。從傳統中醫角度看,是有一定道理的,符合陰陽交相交合的傳統理論。特別是他使用“厲氣”一詞,一個“氣”字,是其關鍵。氣而成疫,氣是病的傳播途徑,又是病源。這是唯物主義的觀點,與今天的細菌傳播理論相距并不甚遠了。這正是曹植的過人之處,是其看問題深遠之處。因此他認為,既然是氣所致,因而無知的愚民所采取的懸符(掛符咒)來驅逐疫鬼的做法是十分可笑的。盡管曹植不可能點明發生疫病的真正原因,但他對鬼神致疫說的批判以及對懸符驅疫做法的反對,都說明曹植對疫病是有較深入了解的。在1800多年前能有這樣的認識,真是難得?!墩勔邭狻芬晃目芍^是一篇有見識的瘟疫論作。

(2003年6月12日)

漢末三國疫病多

東漢晚期至三國時期,是我國疫病的高發、多發時期。在東漢晚期的幾個皇帝中,一代不如一代,一朝比一朝亂,漢桓帝(132-167年)劉志時期,外戚當權,黨錮之禍發生,各地稱帝者多有;漢靈帝(156-189年)劉宏是個不爭氣的人物,朝政腐敗,公開標價賣官鬻爵,使狗著文官衣服,社會動蕩不安,發生了黃巾起義;漢獻帝(181-234年)劉協,9歲當上皇帝,社會更加動蕩不安,先被董卓挾持,后又成曹操傀儡。當時軍閥混戰,人民饑寒交迫。而三國時期,連年征戰,奪來搶去,人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在這種情況下,必然是戰爭、天災、瘟疫三害交相而來,這是一條十分重要的規律,也是一個不可不注意的事實。

從《后漢書》等文獻所記,在東漢恒、靈、獻三個皇帝在位的70年間,其發生流行病的有關記載就達10多處。僅在《五行志》(上卷27)中,就有8次

恒帝元嘉元年(151年),正月京都大疫;二月九江、廬江大疫。

恒帝延熹四年(161年),正月大疫。太公六韜日:“人主好重賦役大,宮室多臺遊,則民多病瘟也?!?/p>

靈帝建寧四年(171年),三月大疫。

靈帝熹平二年(173年),正月大疫。

靈帝光和二年(179年),春大疫。

靈帝光和五年(182年),二月大疫。

靈帝中平二年(185年),正月大疫

獻帝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大疫。

以上僅是《后漢書?五行志》中的記載。

對于這種情況,《后漢書?恒帝紀》中講:“歲比不登,又有水旱瘟疫之困?!边@雖語焉不詳,但是可以說明饑荒與瘟疫互相肆虐,惡性循環的事實。對這一嚴重局面,大名鼎鼎的曹植在《說疫氣)(見《太平御覽》)中講得十分明確。他說,建安二十二年(217年)的那場大瘟疫,造成“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蜷T而殪,或覆族而喪”。不僅老百姓處于瘟疫的滅頂之災的包國中,而且連王公貴人,一些上層人士也不能幸免。大家都知道,東漢晚期的建安年間,有七位著名的文學家,能文善詩,活動于社會上層,名傾全國。他們是孔融、陳琳、王粲徐干、阮瑀、應玚和楨,合稱為建安七子。就連這些大文人在戰亂與瘟疫中也未能進過劫難。據《三國志?魏書?王粲傳》(見《三國志》卷21)披解,文帝與元城令吳質曰:“昔年疾疫,親故多歷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毙?、陳、應、劉,即建安七子中的徐千、陳琳、應場和劉楨。在此傳中還明確記載,這四個人都死于同一年,即建安二十年(217年)。在這七位有才華、有名氣的作家中,竟然有四位死于瘟疫,足見當時瘟疫之嚴重,傳染之狷獗。這說明了曹植關于“家家有僵尸”的描述是完全可靠的。

建安年間的瘟疫有時還制約戰爭的勝負。當時,在頻繁的征戰討伐之中,軍隊疲于奔命,加上防疫措施很差,在軍隊之中瘟疫也有所傳播,人們稱軍隊中的瘟疫為“軍疫”。值得記取的是,這種軍疫曾經使得曹操在著名的赤壁大戰中失敗。此戰發生于建安十三年(208年),據《三國志?魏志?武帝紀》(見《三國志》卷1)講:“公(曹操)至赤壁與(劉)備戰,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軍還?!背啾诖髴鹪跉v史上是十分著名的戰例,此戰不僅從總體上改變了戰爭的形勢,決定了三足鼎立,“天下三分”的大格局還是兵多敗于兵少的一場特殊戰爭。當時曹操的軍隊三十萬(號稱八十萬),而孫權劉備聯軍僅幾萬人,勢力相距懸殊?!度龂萘x》對此作了繪聲繪色的描寫。在第四十八回中是這樣描寫的,日曹操置酒設樂于大船之上,他饒有興致的說道:“(吾)誓愿掃清四海,削平天下,所未得者江南也。今吾有雄兵百萬,…何患不成功耶!”在酒酣之后,他發出了“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感慨表露出“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的幽情。然而,這位“百萬雄師”的統帥,其雄師卻被“大疫”纏困,“吏士多死”,不僅減員頗多,就是未死而染疾者也是身體不濟,戰斗力頓減,這又怎能取勝呢?看來,在戰爭中,在軍隊大規模行動中,必須制定嚴格的防疫措施,嚴防瘟疫流蔓,這是軍事指揮家絕對不可以忽視的大問題。

漢末三國期間的連年瘟疫還造就了一批有影響的治瘟病的名醫名士,像當時的張仲景就是非常典型的一個。此人名機,南陽人,仲景是其字,就學于當地名醫。漢靈帝時舉孝廉,在漢獻帝建安年間任長沙太守。當時長沙及各地瘟疫大作,廣為流肆。疫病死者“十居其七”,特別是他的親屬,死(傷寒)者甚多。此后他立志攻克傷寒這一頑疾,遍訪名醫,博采眾方,著《傷寒論》十卷。張仲景這部著名的中醫經典和治疫大作竟然是向疫病作斗爭的結果。正如張仲景在《傷寒論》中所講:“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p>

總之,東漢晚期及三國時期,不僅是我國歷史上極為特殊的動亂時期,也是疫病史上最值得注意和研究的一個時期。對于當時發病的原因、表現、特點及后果,有許多值得我們引起高度警惕的東西。

(2003年6月14日)

諸葛亮的防疫藥——武候行軍散

提起諸葛亮可謂無人不曉。這個深受中國老百姓喜愛的智慧型人物,他的事跡,他的傳奇性故事,實在值得我們回味與思索。諸葛亮字孔明,早年隱居隆中,人稱臥龍先生。后為劉備出謀劃策,聯孫權拒曹操,據荊州定益州。在赤壁曹軍大敗后,遂成魏、蜀、吳三國鼎立之勢。劉備死后,他又輔佐幼主劉禪,立志收復中原。建興十二年(234年)卒于五丈原軍中,終年54歲,謚號武侯。他自己有一句名言,至今常被引用,這就是“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特別使我感興趣的是,在羅貫中所創作的《三國演義》中,他又是一個羽扇綸巾,料事如神,神機妙算,決勝千里之外的大軍師,是一個通曉天文地理,達貫陰陽,精于醫道,無所不知的大知識家。他曾自成都親自掛帥,起兵50萬,南行遠征,討伐孟獲。當時,由于連年征戰不止,軍士又長途跋涉,對水土不服,加上天氣炎熱,則使許多軍卒在征途中染上疾疫。在《三國演義》第八十七回“征南寇,丞相大興師;抗天兵,蠻王初受執”中,有人就向諸葛亮指出“南方不毛之地,瘴疫之鄉”,此時征討“非所宜也”。果然,征討對象孟獲也預言:“彼川兵遠來勞苦,況即日天炎,彼兵豈能久住而情況也確實如此,在第八十八回《渡瀘水再縛番王,識詐降三擒孟獲》中,描寫了川軍遇到了麻煩:“時值五月,天氣炎熱,南方之地,分外炎醋。軍馬衣甲,皆穿不得?!?/p>

諸葛亮不愧為諸葛亮,他憑自己的醫學知識,早已安排人預先制作解暑藥。在第八十八回中這樣寫道,馬岱解暑藥軍糧來到,諸葛亮命令馬上把暑藥“分派四寨”,發到軍士手中。此舉使蜀軍能夠在瘴疫之區,既防止了瘟疫蔓延,又可避暑,使軍隊土氣提升,保護了軍隊的戰斗力,對七擒孟獲和南征的全勝起到了重要作用。

那么,諸葛亮讓人制作的暑藥是一種什么藥呢?據有關醫家考證,此藥即行軍散。由于相傳行軍散是諸葛亮親自配方,故又稱“武候行軍散”或“諸葛行軍散”(諸葛亮被封武鄉候,稱之為武候在成都有武候祠)。1921年由謝觀等人編纂,1988年影印的《中國醫學大辭典》就明確記有“武候行軍散”這一成藥。此條目把其功用、用藥、制法和用法講得清清楚楚?,F將其摘錄于后:

功用:避疫氣(搞鼻),祛風熱障翳(點之),治口瘡喉痛、霍亂痧脹、山風瘴痢,及署熱穢惡邪、直干包絡、頭目昏暈、不省人事、危急等癥。

藥品:牛黃、麝香、常門子、珍珠、梅花冰片、蓬砂各五錢,明雄(飛凈)八錢,火硝三分,飛金二十張。

制法:各研極細末,再合研勻,瓷瓶密收,以蠟封固。

用法:每服三五分,涼開水調下。

看來,用上述中藥成分配制的行軍散,即可以點眼鼻,又可以調水內服,使用攜帶方便。遙想當年,這種行軍散一定大受歡迎,而且大起作用,這反映了諸葛亮的智慧。據說行軍散一方在我國一直沿用,有的廠家至今還有生產。另外左宗棠所率的清軍在進軍新疆時也大量使用藥商胡雪巖送來的行軍散,對于防止“軍疫”,治療瘟病發揮了重要作用。

我不是中醫,也不了解這些藥的藥性藥理,對于行軍散是否有避疫防疫功能問題,曾請教了中醫界的朋友。他們講,這些藥物都從不同角度對于去瘟疫有些作用,綜合炮制到一起,確實不失為防疫藥品。此外,我知道牛黃有去熱、解毒、清心、避暑作用,行軍散中有此味,起碼其避疫功能是有的。

(2003年6月13日)

唐代詩人盧照鄰因麻風病投水自殺

中國古代的名人死于瘟疫包括死于麻風病者多有。本文所介紹的唐代早期著名詩人盧照鄰就是比較典型的一個。

據《新唐書》第201卷和《舊唐書》第190卷記載,盧照鄰,字昇之,染風疾后自號幽憂子,幽州范陽(今河北深州)人。他是初唐四杰之一,與王勃、楊炯、駱賓王以文詞齊名天下,海內并稱王楊盧駱。杜甫也在一首詩中講:“王楊盧駱當時體?!苯裉煳覀兛幢R的詩文,有些豪放氣勢,感情亦較充盈,皆有感而發,多明志之作、憂憤之言。此人自幼聰穎好學,記憶力極好,“善屬文”,有人把他比作司馬相如(西漢辭賦家)在世。

然而關于他的具體生卒年代,卻有不同說法?!段膶W辭典》講大約為645-689年,享年44歲;《盧照鄰集箋注》講其大約為632-695年后數年,享年六七十歲;《盧照鄰集》講其生于632年,大約卒于唐高宗末年,享年50歲左右;而《舊唐書》文苑傳上則言明:“自投頻水而死,時年四十?!边@些不同的說法自有人去研究考證,這里所要講的則是他有關感染風疾,并最終導致其投水而死的史實。

盧照鄰是什么時候染上風疾的呢?據(《新唐書》和《舊唐書》所記,是在他就任新都尉之后,染上了風疾。由于無法視事,不得不因病去官,于是遷居太白山中。此間以服食藥佴治病為主要活動?!缎绿茣飞嫌涊d“他在太白山得方士玄明膏佴治之”,《舊唐書》上講他“以服餌為事”。這是他發病的第一階段,自此心情開始沉重起來。

染疾的第二階段則是其父身亡之后,他受到新的打擊,因此病情加重,“由是疾益甚”,“疾轉篤”。至此他“客東龍門山,布衣藜羹”,青少年時的優而無憂的生活一去不復還了。他到處求醫尋藥,生活也很困難,全憑一些朋友接濟。此間他病情加重,風疾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心情更加愁苦,作《釋疾文》、《五悲文》等著名文賦。盡管如此,文中仍然才華橫溢,“頗有騷人之風,甚為文人所重”。他自號幽憂子,表達出他的獨處之孤幽,苦于風疾之憂憤,這一期間近乎絕望。

風疾的第三階段是病情到達晚期,“疾甚”之時,出現“足攣,一手又廢”,“沉痼攣廢”的嚴重局面。此時已無藥可以醫治,無力回天。疾病使他的精神徹底塌垮崩潰,思想上極度絕望。于是徙居具茨山,讓潁水環繞住處。這時的盧照鄰再也承受不了風疾的折磨,長達多年的疾病使他“病既久”,“不堪其苦”。他采取了以死抗爭的極端行為預先為自己準備了墓穴,與家人親屬作最后之決別,終于“自沉潁水”。一顆頗有才華的文學之星就這樣隕落了。當然,他的死并非完全是疾病所使然,政治上的失意,滿腹經綸與遠大抱負得不到體現價值的機會,可謂兩害夾擊,生命之火就這樣徹底熄滅了。

縱觀盧照鄰的患病史,在其十幾年的治療過程中,是不斷地同疾病作斗爭的。據《舊唐書?孫思邈傳》講,盧照鄰曾師從藥王孫思,“執師資之禮以事焉”。在盧患病期間,思邈陪皇帝外出,“照鄰留在其宅”。不僅如此,“照鄰有惡疾,醫所不能愈,乃問思邈,名醫愈疾,其道如何?”可見這位大醫學家、藥王對自己的學生盧照鄰的惡疾也無可奈何。此外,盧照鄰還學道、學佛,以求從丹術佛學中找到療疾釋痛之良方。他“學道于東龍門山精舍”“丹藥幾年成”?!巴砀V信佛法”,“更使貪心萌生”。他也到處討藥,在《與洛陽流朝士乞藥直書》中坦白地講道:“客有過而哀之者,青囊中出金花子丹方相遺之?!糁T君子家有好妙砂,能以見及,最為第一;無者各乞一二兩藥直,是庶幾也?!睘榱酥魏米约旱牟?到了討藥乞錢的地步,真是令人傷感。

盧照鄰的悲憤之情、幽憂之志是伴其整個疾病史的全過程的,從許多詩文的標題中就可看出來,像《釋疾文》、《五悲文》、《病梨》、《失群雁》、《羈臥山中》等,都是如此。其詩、其文中憂悲之言則更是俯拾皆是?!胺蚝吻镆怪疅o憐今”、“時已晚兮憂來多”、“惆悵驚思悲未已”。他在《五悲文》中寫道,“形枯槁以崎嶬,足聯踡以緇厘”,“眇眇兮惆悵,迢遙兮獨蹇”,“一朝溢臥,萬事寧論”,“形半生而半死,氣一絕而一連”,“一朝憔悴無氣力,曝骸委骨龍門側”,“長痛恨于此生”,“蹇產摧聯,支離括撮,已濡首會將死”。他在《釋疾文》中寫道:“天且不能自固,地且不能自持?!薄吧布葻o其主,死也云其告誰?”從上述所引中我們完全可以窺知盧照鄰發病后的思想變化之軌跡。與前面所介紹的情況綜合分析一下,相信可以得出盧照鄰所患惡疾就是麻風病的結論。

第一,從病情來看,其癥狀均為麻風病的表象。那么有些什么癥狀呢?《新唐書》與《舊唐書》上講他是“足攣,一手又廢”、“沉痼攣廢”:又據《五悲文》、《釋疾文》、《病梨賦》及有關詩作所講,其癥狀是:“形枯槁”、“崎嶬”、“足聯踡”、“眇眇”、“獨蹇”、“緇厘”(支離)、“蹇產摧聯,支離括撮”、“毛落鬢禿”、“羸而欲折”“形半生而半死”、“氣一絕而一連”,所有這些不用多解釋,就是比較典型的麻風病之癥狀。

第二,史書上講他得的是風疾。古代有把麻風病簡稱為風疾的習慣,或稱為風痺?!端貑枴贰帮L論”載:“風之傷人也,或為寒熱,或為熱中,或為癘風,或為偏枯,或為風也?!绷硗怙L通瘋,麻風病又作麻瘋病。有的將麻風稱為大風病,這是屢見不鮮的。近年一些談瘟疫的書也有稱風疾為麻風的。

第三,在《新唐書?孫思邈傳》和劉肅《大唐新語》卷十中,都把盧照鄰的疾患稱為“惡疾”。而惡疾一詞,也是古人對麻風病的種稱呼?!豆騻鳌氛讯辍蹲ⅰ分芯椭v:“惡疾謂痦、聾、盲、癘、禿跛、傴,不逮人倫之屬也?!绷硭稳死畈g《東善錄》也載“晚年得惡疾,須眉墮落,鼻梁斷壞,苦不可言?!?/p>

由此,統而觀之,我們有理由認為盧照鄰所得的風疾(惡疾)就是麻風病。這樣一位杰出的詩人死于麻風病實在是大不幸,實在是令人悲傷之事。

(2003年10月2日夜)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在大学附近卖什么赚钱 分分彩北京pk计划软件 浙江快乐体彩11选5开将 广西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四 浙江体彩6+1走势图带连线 青海省快三开奖走势图 下载天天欢乐彩官网 用周易算彩票中了一等奖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 今天广西快3开奖情况 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