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發現文學之美 提升社會之美

——中國語言文學教育的精神內核與根本方法

文章來源:文藝報 作者:教鶴然 康春華 時間:2020年09月11日 字體:

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正如韓愈在《師說》中所說:“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睆墓胖两竦那髮W者,都需要老師來傳授道理,教授學業,解決困惑。因此,教師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中國的未來。

教師節的建立,旨在肯定教師為教育事業所作出的巨大貢獻,進一步提高人民教師的社會地位,讓廣大人民始終銘記教師職業的辛勤與光榮,推動全社會形成尊師重教、尊重知識、重視人才的優良風氣,有利于提高中華民族的核心素養與文化素質。在第36個教師節到來之際,習近平總書記向全國廣大教師和教育工作者致以節日祝賀和誠摯慰問,希望廣大教師不忘立德樹人初心,牢記為黨育人、為國育才使命,積極探索新時代教育教學方法,不斷提升教書育人本領,為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語文不僅是知識的教育,更是人的教育。高爾基曾經作過這樣的建議:把文學叫做“人學”。上世紀50年代末,學者錢谷融曾對這句話做出進一步闡釋,認為這是“理解一切文學問題的一把總鑰匙”。語文教育更是如此,它的目的和意義也務必凝聚在人身上?!罢Z文”,從字面上來看,既包羅了古今漢語的音韻、形義、語法和修辭,也涵蓋了中外文學的文化意境與人文情懷的有機整體。自古以來,語文學科就不僅僅承擔識字認字的基本功能,它更是工具性與人文性的和諧統一?,F代教育家葉圣陶曾說:“教育不僅要增加學生的知識學力,也要引導學生走入正軌,使其了解世界的大勢,本國的情狀,以及學生所負的使命和個人所處的地位?!碑敶袊硐氲恼Z文教育,旨在通過語文教材的講授和課外閱讀的延展,引導中小學生在基礎教育階段準確地理解語言之美,真切地感受文學之美,更要在大學語文課程教學的過程中,引領大學生深刻把握民族文化的精神內核,堅定文化自信的內在精神基因。

中華文化浩瀚歷史中流傳下來的經典已不勝枚舉,現代出版業也在源源不斷地制造出新的閱讀文本。從小學到大學的語文教育,究竟承擔著怎樣的社會責任和歷史使命?語文閱讀教育在信息過載的新媒體時代,如何兼顧激發學生閱讀興趣、保證知識的有效輸入以及培養學生面向未來的能力?中小學語文課堂范圍內的閱讀教育如何在“戴著鐐銬跳舞”的狀況下適應時代的發展?課外閱讀篇目的編選又怎樣能夠有效地實現“舉一反三”的教學目標?面對這些紛繁復雜而又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兒童文學作家、編輯和學者,參與語文課程標準和教材編寫的語文教育專家,高校文學院及語文教育專業教師,以及深入語文教學一線實踐的中小學語文教師,分別從語文教育的目的和意義、語文教材閱讀篇目的選編標準、語文教學實踐中的具體方法等方面,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核心素養:語言文學教育的終極目的

最好的語文課,不盡然是在“教育”孩子,也不僅僅是在“感動”孩子,更多的是像春雨潤物一樣,潤澤孩子的心靈和童年記憶。兒童文學作家徐魯認為,理想中的語文教育應該追尋一種對于好的語言文字的敏銳感知能力,對于古典之美與現代之美的識別與欣賞能力。同時,也應該具有豐富和開闊的想象力,擁有明亮健康的價值觀和充分的道義感,養成健全的人格修養和堅韌的奮斗意志,以及對于世界文化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廣闊認同。他理解的語文課堂,首先應該通過最經典的古詩詞、古文與現代作家的原創作品,讓小孩從神奇的方塊漢字、準確和優美的口語和書面語言、朗朗上口的音韻、多姿多彩的修辭、生動傳神的比喻等等,真切地感受到我們的母語之美,從而去熱愛自己的母語、敬重和維護自己的母語、并且以能說出和寫出一手漂亮的中文感到自豪和驕傲。其次,是通過千里挑一、萬里挑一而遴選出的最好的詩詞和文章,包括最杰出的小說、童話、童詩、故事、美文、寓言、科幻、科普等兒童文學作品,讓孩子們領略到一種豐饒多姿的文學之美。包括美麗、善良的人性和高尚的情懷,清新、優美和詩意的意境,遼闊和博大的大自然氣象,偉大的民族精神和高尚的道德情操和人格風骨等。讓孩子們完整地讀到、領略和感受到最美的文字和最美的情懷與意境,哪怕僅僅是一種朦朧的獲得,也比支離破碎的“八股化”分析與講解要好得多。

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文明的進步,總會不斷對教育提出更高的要求?;ヂ摼W的興起,深刻改變了孩子們的生活方式和學習方式。當下的語文教育在兒童和青少年的價值觀引導、思辨能力培養、知識傳授等方面被寄予厚望。那么,隨著時代的發展,語文教育的目的和意義是否也會隨之出現變化呢?在順義區教研員、北京市特級教師劉德水看來,語文學科的核心是聚焦培養怎樣的人的重大問題。他認為,“語文教育作為一種文化傳承的手段,要堅守自己的職責,要把主流的文化價值觀、把前代最優秀的傳統傳承給下一代。這不光有知識,還有能力、素養的提升,價值觀的傳承?!蹦暇┦鞋樼鹇沸W教師周益民認為,新的時代語境之下,語文教育從業者需要給予年輕一代無限的信任和期待,語文教育要謹慎地處理好“變”與“不變”的關系。時代的發展會帶來許多需要解決的新鮮問題,但不論歷史社會如何變遷,人類的基本價值、人文素養的基本要義和語文教育的根本目的都是恒定的,只是需要動用新的方式與手段,注重祖國文化和世界經典文化的合理配置,尊重兒童的自我學習和個性化學習,注重現代技術的運用。

語文教育既是傳承經典,又是直面當下,更是迎接未來的。時代已經走向了不得不讓人具備更多的應對未來的能力,因而在各種各樣的教材和教學實踐中,需要培養學生面向未來的競爭力。南方科技大學教授吳巖表示,科幻作品不僅在應對未來方面提供了方法、價值觀、思維與個性發展方面的作用,還培養、提升了想象力的發展??苹玫南胂罅κ菍⑷祟惖闹黧w愿望放置于人類已有的科學發展的斷裂之處,以想象力的方式彌合這些斷裂,取得微觀與宏觀之間的融合,這種獨特的想象力不僅有助于發展科學想象,也能夠提升學生思維發展水平。作為科幻教育的提倡者與發起人之一,吳巖近些年致力于在中小學課堂上開展科幻教育。他觀察到,部分中小學語文課堂的教師,自發創新科幻教育的模式,比如圍繞科幻作品中“近未來”事件進行討論,培養學生解決問題的思維;帶領學生探討人類面對科技產生的新未來之時,人的情感發展的復雜性;致力于閱讀科幻經典,發現科技與生活之間的緊密聯系等??苹媒逃尭嗟目苹米髌纺軌虬l揮光和熱,是對主流教育的一種增益與補充,也可能是語文教育如何更好地面向未來的一種有效路徑。

我們的時代呼喚語文教育的核心素養的生成。社會大眾對語文教育的認知,已從培養閱讀習慣、培植審美鑒賞能力、訓練寫作技能發展到提升思想境界、發展思維素養、傳承文化自覺以及終身學習等方面。語文教育如何在堅守主體性的同時,發展現代社會及未來時代學生所必備的素養與技能?近年來一系列語文教學改革已經有所實踐。2017年高中語文新課標提出培養學生四個方面的語文核心素養:語言應用與建構、思維發展與提升、審美鑒賞與創造、文化傳承與理解,不僅全新增加“思維發展與提升”這項要求,也闡明了四項語文核心素養之間的關系。北京教育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教授吳欣歆談到,作為專有名詞的“素養”,指的是個體在特定情境下,能夠成功地滿足情境的復雜要求與挑戰,順利執行生活任務的內在先決條件。它是個體在與情境的有效互動中生成的、適應未來社會發展要求的生存能力和競爭實力。她認為,將“素養”引入高中階段語文教學,更加突出了語文學習的綜合性。以核心素養為綱的語文教學組織形態,需要為學生提供自主學習的資源、場所,學校不再只是信息傳遞的中心,而是更多發揮著人際交往中心的作用,依托自主、合作、探究的環境實現知識的建構、能力的發展、素養的提高。

大學的語文課堂,面對的是具有更高知識水平和接受能力的學生,自然也對教學的目的和意義有著更高的要求。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吳俊認為,在大學語文課堂上傳播文學知識,能夠引領大家讀文學、愛文學,了解文學之美,提升社會之美。文學對于人類來講是一種命運,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曉琴表示,文學在人類的心里不可思議地寫出第一句詩、描繪出第一個形象、講出第一個寓言或神話——這就是文明的昭示。如果沒有文學,人類將永遠陷入黑暗的時刻。無論時代如何變遷、媒體如何發展,文學之燈永在。文學教師的使命就是點燃它。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楊慶祥談到,如果說教授文學的老師和其他的老師有什么區別的話,那就是他本身最好能成為一個文學形象或者審美形象。不是用刻板的知識,而是用一種美的形象去感知人、召喚人、影響人,從而建設更好的人和事。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郭冰茹從個人的求學經歷和教學經驗出發指出,我們現在對文學的理解和對文學教師這一角色的理解都是文學教育的結果。文學教育需要把語言和審美與理想和情懷融合在一起,去感染和影響受教育者。這種方式是感性的,也是知性的。在人類不斷面臨困境和挑戰的時候,文學是現實之上的另一種存在。因此,文學教育的使命是以審美和精神的力量去應對已知和未知,是在幽暗時刻去呈現人性的光輝和暖意。

語文閱讀:形塑豐盈而飽滿的精神生命

閱讀,是培養學生核心語文素養的關鍵途徑與重要體現。國際閱讀素養進展研究(PIRLS)表明,閱讀素養是關于閱讀的興趣、方法、習慣等形成的一種品格,更是學生從小學開始就應該掌握的最重要的能力。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語文教育研究所教授任翔認為,學校是教育的主陣地,課堂是教學的主渠道,要將閱讀素養作為考核學生的綜合能力與學業水平的重要指標,就要開設制度化、規范化、常態化的大中小學及學前一體化的閱讀課程。通過促進家庭閱讀教育、學校閱讀教育、社會閱讀教育相結合,發揮學校主陣地作用,加強家庭、社會與學校之間的合作,形成“家庭-學校-社會”聯動的閱讀教育合力。更重要的是,閱讀的意義和使命在于啟人悟“道”,引人入“道”,能夠讓孩子們的思維更加深邃寬廣,心靈更加豐潤富足。

閱讀文本不僅是學生閱讀鑒賞的對象,也是他們開展探究性學習的載體,更是他們生成自我表達和交流的平臺。近年來,關于非物質文化遺產、民間文學、科幻文學、武俠小說、流行歌詞、新聞報道等各種形式、體裁的文藝作品走進語文課堂的呼聲層出不窮,中小學語文教材閱讀篇目究竟如何選編,又應該遵循怎樣的篩選標準,也逐漸成為了引發社會普遍關注與共同思考的核心問題。大家的初衷是好的,希望能夠為中小學生提供更為全面、豐富的文學養分,但各種優質的文學食材需要經過精心的搭配和恰到火候的烹飪,才能夠為學生們提供一道色香味兼具的精神盛宴。因此,編選語文教材閱讀篇目務必慎之又慎,才能真正做到事半功倍。

兒童文學作家金波先生曾經從事過近10年的小學語文教材審查委員工作,從兒童文學寫作到編寫、審查語文教材工作的轉換過程中,需要翻越一個又一個的高坡?;诮?0年的工作經驗,他對于語文教材的編寫有幾點體會。第一,語文教材選文是基礎,沒有好的選文,下面的工作和教育、教學的任務都難以完成。選文是個技術性的工作,編教材的人的閱讀視野一定要開闊,思想要活躍,積累要豐富,這樣才有可能發現可以入選的教材資料。教材一定要本著準確、鮮明、生動的基本原則,兼具思想性和藝術性。第二,入選到語文教材中的篇目,受到教學規范的限制。語文教材不僅僅是文學讀本,更需要實現特定的教學目的,符合教材大綱要求的基本原則。教材選篇時如果需要修改,最好要將修改前后的字句加上注釋,保留原作者個性的語言和獨特的風格。第三,教材的編寫、審校和運用這三方面之間的關系雖然有所不同,但務必要建立在平等的、研討的基礎之上,只有在理論與實踐互相交流、虛心討論的氛圍中,才能編寫出“活”的教材。此外,金波還認為,課外閱讀的選篇可以采用教育家葉圣陶所說的“舉一反三”的方法,也就是說,去選擇與課文在主題上、內容上、技巧上相關的作品,形成一種經典閱讀的有效鏈接。教師在教學的過程中,要掌握把孩子的心和作家的心連接起來的閱讀方法,比如,讀魯迅的經典作品之外,也可以讀薛林榮的《魯迅草木譜》,引導學生從魯迅對于花草樹木的喜愛中發現作家更為豐富的、更有人情味兒的內心世界,了解作家其人以后,再去讀他的作品就容易理解和親近了。

編寫語文教科書的核心之核心就是選文,即選什么樣的文章、選什么樣的作品,作為孩子們必讀的課文。上海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鄭桂華認為,語文教材在閱讀書目的選擇上至少應該涉及四大關系的內容,第一是時間分布,即歷史文本與現代文本的關系;第二是來源地域分布,即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關系;第三是文體類型分布,即文學作品與非文學論著的關系;第四是教育取向,即語感培養、思維訓練、審美鑒賞以及文化認同等方面的關系。只有全面而周密地考量到前述幾種重要的關系,才能夠在教材選篇和書目推薦的過程中盡量做到科學合理。兒童文學研究專家王泉根談到,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編的中小學語文教科書最大的特色,是努力地建設文以載道、以文化人的理念,這里的文以載道,就是踐行立德育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他指出,人教版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六年級上冊,有五個方面的板塊內容,正是廣大民眾、家長、老師所密切關注的。第一板塊是毛詩魯文,也就是毛澤東的詩詞和魯迅的作品,還包括回憶魯迅、弘揚魯迅精神的相關文章。第二板塊是頌詩宏文,這在當下時代是非常重要的選文尺度。具體來說就是有關英雄主義、愛國主義的作品,包括歌頌紅軍精神的毛澤東詩詞《長征》和狼牙山五壯士的抗日英雄故事。第三個板塊是唐詩古文。如何把我們中國五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文學作品傳承給我們的下一代,是語文教育當中非常重要、非常核心的選文尺度。第四個板塊是新詩美文,也就是精選古今中外突出真善美的優秀文學作品。第五個板塊就是童詩兒文。人教版的小學中低年級的課文中,中外優秀兒童文學作品占了很大的篇幅,有曹文軒、秦文君、周銳等當代作家的作品,也有現代兒童文學中的經典作品,如管樺的《小英雄雨來》、張天翼的《寶葫蘆的秘密》,還有冰心的小詩,葉圣陶、鄭振鐸、豐子愷、老舍等人的散文美文作品,這是低年級年齡段最喜歡閱讀的文學作品之一。這五個方面的選文內容,構成了人教版語文教材的核心的選文尺度與目標。王泉根以為,人教版語文教材的編選比較適合當下時代語境和語文教育的目標,符合教育的價值理念以及教育所要達到的立德樹人、以文化人的價值尺度、美學尺度、文化尺度。

兒童文學作家蘇梅從事小學生“閱讀與寫作”研究和實踐10余年,一直密切關注小學生的語文教材及他們的課外閱讀情況,她認為現在的語文統編教材整體設計是國家核心價值觀的具體落實,有很多很好的特點,比如題材內容更豐富多彩。讓孩子豐富知識、開闊視野、古今中外都有涉及,大都是名家名作,隱含著真善美,給學生滿滿的正能量。比如指向于教材的文體訓練,包括語文園地等,關于人文素養和語文素養有明確的表述,教學聚焦更清晰。比如非常重視我國的傳統文學、傳統文化對孩子的滋養,讓孩子博古通今,感受中國文化的魅力。但是,語文教材的容量仍然非常有限,蘇梅建議設置一個推薦或自薦平臺,作家們可推薦或自薦一些優秀短篇作品,并按照作品的體裁、主題等進行分類。經過編委會審核篩選,由一部分適合的優秀作品進入“備選庫”,以后要更換教材時,編委會可以從中選擇,綜合考量。另外,這個平臺還可以設置意見建議欄。大家有對教材的意見和建議可以在這里討論交流,以供編委會參考。

從語文學習的內容來看,無論是識字、口語交際、書面寫作,哪樣都離不開閱讀。閱讀為個體的語文學習搭建了背景與情境,這種情境與背景越遼闊,兒童的自我建構能力就越強。那么,閱讀是否有邊界?周益民認為要區分不同功能的閱讀,是否可以把學生的閱讀簡單分為“訓練的閱讀”和“自由的閱讀”?!坝柧毜拈喿x”其實是非常態的閱讀,是出于某個明確的目標,由教師或其他成人指導的閱讀。這種閱讀具有明確的方向性和功能性,需要注意閱讀材料的典型性。而“自由的閱讀”,其邊界就是生活的邊界,只要無害于兒童的身心健康,都可以允許他們去接觸,讓他們在直接的體驗中去感受、鑒別和判斷。

讓語文教育在具體教學實踐中“活”起來

長久以來,全國中小學生使用的語文教材主要有“部編版”“人教版”“蘇教版”“粵教版”等多個版本,自2017年9月起,教育部要求中小學統一更換教材,作為教育改革的標志性學科,中小學語文教材“一綱多本”的時代也即將結束。從起始年級開始,全國小學和初中將統一使用“部編本”語文教材,自2019年秋季學期起,全國各省市區開始分步實施新課程、使用新教材。更換語文教材的版本,真正的轉變困難在于授課老師。有些老師對于新教材呈現的各種新接受度不一,教學時可能存在“陳酒裝新瓶”的現象。

那么,在具體的教學實踐過程中,新課標精神如何系統地體現在不同單元的語料構成和教學預設中?各單元、各任務群之間如何彼此相對獨立又具備有機關聯?特定任務群的主概念如何與本單元篇目內容之間求得基本一致?面對這些問題,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教師王遐之認為,課內語文教材編寫人、課外閱讀書目推薦人、教育教學硬性評價(比如中高考)層面的命題人,應該做到三位一體,構成語文學科建設的指導權威。其所產出的教學素材、設計方案、試卷及答案等,往上應該符合新課標的基本精神,往下應該成為有益于一線課堂內外達成教學目的和效果的可靠依托。談及課外閱讀的邊界,王遐之進一步表示,應該堅持優秀文化導向和少而精的原則。一線師生最貼近探索性教學改革實驗的教學實際,許多教師會在推進教學的過程中,根據學情需要追加大量的閱讀,能夠根據學生的實際需求,彌補指定性語料的褊狹與缺漏,更能抵近教育宗旨和教學目標。

從親子共讀的實際經驗出發,兒童文學作家劉丙鈞認為,語文教材選篇的時代感問題和學生的閱讀需求之間可能存在差異。語文課本中所選大家名家之作,有的是兒童文學幼年期發軔之作,自有其開創意義和史料價值,但就其文學性而言,依現下的欣賞判斷標準,明顯缺乏感染力和情趣性,對提高孩子們的欣賞水平和閱讀品味,不足以作為文本之范標。課程標準中所提及的“積累課文中的優美詞語、精彩句段”,在閱讀理解的過程中也會出現問題。因為所謂的“優美詞語、精彩句段”,只有在其特定的語境中,呼前應后才是優美的精彩的,才能呈現鮮活有機的魅力和張力,而這種讓孩子切割而出移植他用的教學方式,很容易造成生搬硬套,成為假花枯木。長而久之,不可避免地會禁錮孩子們的想象力和對語言文字創造性的運用能力。由于個人水平所限,有些語文教師在授課的過程中,可能會對所選作品進行曹沖稱象中的切割式的析讀,再以搭構積木和板塊拼圖方式還原作品,使得作品失去整體的有機性和文學自身的意韻感,反而偏離了最初選篇的教學目標。

北京四中語文教師王志彬結合部編版高中語文教材的新變化,分析了語文閱讀范圍的發展趨勢。他認為,部編版語文教材在編排體例、選文范圍選擇等方面做出了新的調整:以體裁為主的單元構成方式發展成為以主題和體裁相結合的單元構成方式,以“青春”“詩意”“讀書”“勞動”等構成單元的主題詞,不拘文體,選擇古今中外的作品組成一個單元;從選文來看,加大了經典選文的范圍,比如新增《大衛·科波菲爾》《百年孤獨》《復活》的部分章節,三篇選文均為首次進入高中語文教材;增加了不少關于中國革命傳統作品的學習和研討,例如《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長征勝利萬歲》《大戰中的插曲》《縣委書記的榜樣》等入選中學語文課本,構成中學的愛國主義教育重要內核。換言之,高中階段的語文閱讀包括中國現當代作家作品、中國革命傳統作家作品、科學論著、學術論著、當代文化參與等更全面的內容?;ヂ摼W時代中碎片化、淺閱讀呼喚著與之相反的沉浸式的“深閱讀”?!吧铋喿x”率先的實踐場域應當是中小學語文課堂。王志彬認為,中學語文的“深閱讀”,首先“深”在閱讀內容的經典性,是人類尤其是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凝聚;其次“深”在思維水平,語文課要進行一定的語言訓練,通過閱讀和寫作讓學生在邏輯思維和審辨思維上有成長;最后“深”在精神性,要讓語文課能夠長久地在學生生命中起作用,有“雕刻靈魂”的影響力。

新課標提出的、部編版語文教材以獨立單元呈現的“整本書閱讀”,是進行深閱讀的有效方法之一。北師大二附中語文教師王翔認為,“任務群是核心重鎮,整本書閱讀則是任務群的載體或者實踐場域?!痹谕跸杩磥?,“任務群”要求一線語文教師既有廣闊的視野,也有強大的整合能力,能夠調動多種資源,通過深層次的閱讀寫作訓練,培養學生的核心能力。學語文不能等同于認識幾個字,掌握幾個文史故事,念幾篇文,要有更整體的、深入的、全面的學習,不能碎片化、淺表化地在語文學習上走個過場,還洋洋自得?!罢緯喿x”作為高中語文18個任務群的第一個,以《論語》《紅樓夢》《鄉土中國》《吶喊》等為對象的整本書,就是希望擴大學生的閱讀范圍的同時,也能夠精深學生的閱讀。

除了語文課本內的篇目以外,教師在為學生推薦課外閱讀篇目時,也應倡導合理薦書。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小學教育系教師王璇表示,目前的語文課標提倡學生閱讀優秀的中國文學作品,尤其是古詩詞方面。但如果學生缺乏積累,就很容易產生畏難情緒,這就要求語文教材對課堂內外的閱讀聯動做更多規劃。將單一的課文內容與更為廣闊的中國文學結合,將課堂內外的閱讀邊界打破、融合,將帶來更好的效果。語文教育從業者要做的是找到符合學生認知水平的文本,以代替盲目追求“名著”而忽略各學段心理發展水平的做法。尤其是對小學生來說,推薦具有美育、德育內涵的優秀文本,既要符合各個學段的接受水平,又要在“兒童文學”的基礎上提高學生的閱讀能力。為學生篩選出合適的優秀文本,才能避免在閱讀上的拔苗助長。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教師李俊杰提出,應在課外閱讀層面加強高等教育與基礎教育之間的互動,做到既“不畏新”,又“不避爭”,更“不守舊”。在基礎教育過程中,積極采納新的學術觀念,將多元的闡釋交由學生,才能讓語文教育真正“活”起來。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在大学附近卖什么赚钱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 在线配资平台推荐天牛宝配资靠谱 吉林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体彩快赢481开奖视频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今日股票下跌原因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看遗漏 期货配资找象泰配资信用高go 心水一点必中特大小 陕西11选五的方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