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如何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

文章來源:中國藝術報 發布時間:2020年08月15日 點擊數:

黃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河流之一,是華夏文明的重要發源地,被譽為華夏文明的“搖籃” 、中華民族的“母親河” 。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華夏文明的傳承與發展都與黃河休戚與共、息息相關。由黃河而孕育出的黃河文化,是中華五千年厚重燦爛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也是天下炎黃子孫的寶貴精神財富。習近平總書記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強調,“要深入挖掘黃河文化蘊含的時代價值,講好‘黃河故事’ ,延續歷史文脈,堅定文化自信,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凝聚精神力量” 。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新時代如何傳承弘揚黃河文化指明了方向。講好“黃河故事”的方式有很多,新時代如何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 ,值得我們深入思索。

1、講述“黃河故事”,千百年文脈流傳

文學自身的屬性賦予了文學在講好“黃河故事”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從古至今,以黃河為題材的文學作品可謂汗牛充棟。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就有不少與黃河有關的詩篇。中國古典詩歌中與黃河有關的詩句不勝枚舉,特別是在中國古典詩歌發展巔峰的唐代,如李白的“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王之渙的“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王維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劉禹錫的“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等詩句都膾炙人口,流傳千古。宋代王安石的“派出昆侖五色流,一支黃濁貫中州” ,氣勢恢弘豪邁。明代薛瑄創作《黃河賦》 ,以“吾觀黃河之渾渾兮,乃元氣之萃烝”開篇,揮毫潑墨、洋洋灑灑。清代龔自珍的“為恐劉郎英氣盡,卷簾梳洗望黃河” ,繾綣意深,新穎別致。近代劉鶚曾參與黃河治理,他的小說《老殘游記》也有關于黃河的描寫。中國現代作家以黃河為背景或題材的作品也不乏其篇,如魏巍的詩歌《黃河行》 、陳夢家的詩歌《黃河謠》 、郭小川的詩歌《我們歌唱黃河》 、孫伏園的散文《黃河上》 、蕭紅的短篇小說《黃河》等。而最具代表性、最有影響力、藝術成就最高的當屬抗日戰爭時期光未然創作的《黃河大合唱》組詩。 《黃河大合唱》由《黃河船夫曲》 《黃河頌》 《黃河之水天上來》 《黃水謠》 《河邊對口曲》 《黃河怨》 《保衛黃河》《怒吼吧,黃河》八個部分組成,奏響了黃河的時代“最強音” ,書寫了中華民族雄渾豪壯的史詩豐碑。

新中國成立后,關于黃河題材的文學創作從未中斷。在這方面,不得不提到兩位河南作家。一位是河南農民作家馮金堂。他以黃河為題材,采用傳統通俗小說章回體形式創作了長篇小說《黃水傳》 。該小說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部描寫黃河的長篇小說,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產生了較大的社會影響。另一位是作家李凖。他創作的長篇小說《黃河東流去》 ,以出色的藝術成就和巨大的影響力,于1985年榮獲第二屆茅盾文學獎,被認為是“迄今為止對黃河文化的把握、開掘和彰顯最為深刻最為寬闊的一部長篇小說”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黃河為題材的作品較多。當代作家張承志在中篇小說《北方的河》中對“黃河”意象作了形而上的思考,從黃河身上進行生命探尋并獲得精神寄托。黃河已不再是自然的生命體了,而上升為一種“精神之父”層面的隱喻。其他如西部作家王家達的小說《清凌凌的黃河水》 、中原作家魏世祥《水上吉卜賽》系列小說、齊魯作家羅珠的長篇小說《大水》等作品不斷涌現。在詩歌、散文等其他文學體裁領域,以黃河為題材的佳作也層出不窮。如耿占坤的長篇史詩《黃河傳》 、梁衡的散文《壺口瀑布》等。世紀之交,有關黃河題材的報告文學也不少,比較有影響力的,如邢軍紀的《黃河大決口》 、鄧賢的《黃河殤:1938 ·花園口》等。2016年陳啟文的長篇報告文學《大河上下——黃河的命運》 ,可謂一部黃河的命運史,一經出版即在評論界引起了較大的反響。80后作家南派三叔的《黃河鬼棺》也以黃河元素作為背景,將其融入了小說離奇的故事情節。在臺灣,詩人余光中的散文《黃河一掬》寄托了對黃河的濃濃深情。黃河,在港澳臺和海外華僑作家筆下,成為扯不斷、理還亂的“鄉愁記憶”。

2、黃河:永遠鮮活的文學母題

黃河是一部說不完、道不盡的“活”歷史。黃河文化連接古今、包孕萬千,是一種蘊藏豐富、魅力無窮的“活”文化。一代代黃河兒女繁衍生息、繼往開來、奮斗不止,千百年來在時代變遷中演繹著生動鮮活的故事。正因為如此,黃河才成為挖不盡的、亟待開采的文學寶藏,成為永恒的文學母題。黃河文化歷史悠久,博大精深,承載了太多的記憶和故事?!包S河故事”林林總總,多如繁星。今天,我們要講“黃河故事” ,可謂信手拈來。這其中既有歷史長河中的“黃河故事” ,也有今天正在演繹的“黃河故事” ,還有未來將要發生的“黃河故事” 。黃河孕育了眾多生動形象的傳說和動人故事,如三皇五帝、大禹治水、夸父追日、愚公移山、鯉魚跳龍門、望洋興嘆、河伯捧河圖授禹等,時至今日,歷久彌新。黃河上中下游的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如星宿海、乾坤灣、壺口瀑布、黃河母親像等令人心馳神往。黃河流域人民的生產生活、風土人情、人事變遷、資源特產等都可以化為作家筆下的文字?!包S河民謠”在人們心中世代傳唱,黃河號子成為了黃河文化的象征符號,黃河羊皮筏子是黃河兒女智慧的結晶。黃河流域經濟社會發展中日新月異的變革、面臨的隱憂、各種各樣的社會現象,以及人的精神世界的復雜性,都可以納入作家的視野、熔鑄于作家的筆端。

古今很多作家都有濃得化不開的“黃河情結” 。如李白的詩歌中經常出現“黃河”意象,黃河成為詩人抒情達意、幽思遣懷的重要載體。作家二月河,原名凌解放,“黃河二月,冰凌崩解,狀若奔馬,嘶聲如雷,先生慕其浩大之氣,遂為筆名” 。他一生對黃河充滿感情,以黃河的兒子自居。作家塞風創作了大量關于黃河的詩歌,因作品多以黃河為題材,被譽為“黃河之子” 。正如余光中在散文《黃河一掬》中所言:“華夏子孫對黃河的感情,正如胎記一般地不可磨滅。 ”

當代作家要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增強責任擔當,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 。如何充分利用好黃河這一鮮活的文學母題,關鍵在于要找準切入點、尋求契合點、把握關鍵點、突出共鳴點,重點推出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黃河題材文學作品,講好新時代的“黃河故事”。

3、如何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

首先,要深入生活,深度體驗黃河。眾所周知,文藝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強調,“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當年路遙深入陜西銅川煤礦采風體驗,才創作出了恢弘之作《平凡的世界》 。作家要自覺主動到黃河流域、黃河沿岸采風調研,體驗生活,獲得真知。要行走黃河,走進黃河,走入黃河的懷抱,不僅要“身入” ,還要“心入”“情入” 。作家既要深入了解黃河的自然概況,也要了解黃河的歷史文化;既要了解黃河的現實發展,也要觀照黃河的未來前景。黃河文化包孕萬千,諸如元典文化、考古文化、根祖文化、姓氏文化、漢字文化、古都文化等等,還有紅色革命文化,不是僅僅靠坐在圖書館或查閱歷史文獻就能獲得真切體驗的。作家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近距離接觸,全方位感知,真切地去聆聽、體驗、領悟,發現,通過聽、看、讀、思,去豐富創作素材積累,激發創作想象與靈感。李凖的《黃河東流去》之所以成功,正得益于他在黃泛區的多次人生經歷,讓他獲得了豐富的寫作體驗,從而將所見、所聞、所思、所想熔鑄于形象、訴諸于筆端。

其次,要把握“三個維度” ,充分挖掘時代價值。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 ,挖掘黃河文化蘊含的時代價值,要注重把握“三個維度” 。一是要反映時代風貌。文學是時代的反映,反映時代是作家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作家要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改革開放40年來,黃河流域經濟社會發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沿河兩岸城鄉建設日新月異,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大大提高,黃河綜合治理和黃河文化傳承得到了進一步發展。以文學方式講述“黃河故事” ,要把握時代脈搏、聆聽時代聲音、堅持與時代同步伐,善于表現時代的進步要求。如從改革開放角度,可以描寫黃河流域40年來的城市變革和鄉村振興??梢耘c當前脫貧攻堅聯系起來,表現黃河流域人民群眾如何在駐村第一書記帶領下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從文化角度,可以將描寫黃河文化與增強文化自信緊密結合起來,與增進文化認同、筑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有機結合起來等。當前,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問題正引起高度重視和關注,可以以黃河為題材或背景,從生態文學角度,創作更多反映黃河流域的生態問題的生態文學力作。

二是要表現民族精神。黃河不僅僅是一條自然之河,更是文化之河、生命之河、民族精神之河。黃河作為華夏文明的發源地,是民族之魂、文化之脈、文明之源。歷史上的黃河,曾經是一條多災多難的河流。也正是由于黃河兒女在災難面前無所畏懼、敢于斗爭,才造就了如今黃河安瀾的良好局面。千百年來,生成并植根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黃河文化,經過歷代不間斷地錘煉,凝聚成“團結、務實、開拓、拼搏、奉獻”的黃河精神。黃河文化、黃河精神和中華民族精神密不可分、內在貫通。黃河奔騰不息、百折不撓的氣勢,正是我們中華民族自強不息、蓬勃向上精神的生動寫照。黃河哺育了中華兒女,塑造了中華兒女的思想性格,凝聚了強大的民族生命力。一部人類治黃史,正是中華兒女不畏苦難、團結奮斗的意志品格的具體體現。高擎民族火炬,凝聚民族力量,創造具有民族風格和民族氣派的作品,是當今文學的重要使命。作家邵麗認為,“當代文藝工作者要講好‘黃河故事’ ,要以黃河文化精神為支撐,才能為作品灌注厚重的歷史力量” 。以黃河為題材創作,要善于將黃河文化、黃河精神與民族精神有機結合起來,要積極表現黃河沿岸兒女如何同水旱災害作斗爭、如何創造黃河歲歲安瀾的歷史奇跡故事,從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凝聚精神力量。

三是要體現審美追求。文藝是培根鑄魂的工程。魯迅曾說,“文藝是國民精神所發的火光,同時也是引導國民精神的前途的燈火” 。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 ,要把握主旋律,注重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謳歌真善美,傳遞正能量,讓故事給人以價值引領、精神引領、審美啟迪。要善于發現美、描繪美、塑造美、歌頌美,追求文學作品形象的生動性和藝術感染力,貫注審美精神,寄托審美理想,彰顯信仰之美、崇高之美、藝術之美。要追求文學題材、樣式、風格的豐富性與多樣性,堅持思想性與藝術性有機統一。沈從文在構筑湘西文學世界時,寫一條河上的故事,寫得意境悠悠、韻味綿長。他筆下的生命姿態萬千,他筆下的風景如詩如畫,他筆下的文字潺潺流淌。他描寫了人性的真、善、美,也描寫了人性的黯淡與蒼涼,體現了沈從文的獨特生命觀和審美追求。千百年來,黃河流域子孫世代繁衍生息,無數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名人軼事在這里流傳,黃河兒女奮斗不息、與命運抗爭的精神令人感動。這些都可以化為作家筆下的文字,體現出人的獨特精神體驗、價值追求和審美境界。黃河橫跨中國九個省區,古往今來流淌的黃河賦予了兩岸豐富多姿的民俗風情,這些都可以予以生動表現。以黃河為題材進行創作,要注重用文學作品淬煉國民精神,熔鑄國民靈魂,體現審美追求。

再次,要注重藝術創新,鑄就時代精品。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要注重藝術創新,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中所強調的,“在提高原創力上下功夫,在拓展題材、內容、形式、手法上下功夫,推動觀念和手段相結合、內容與形式相融合、各種藝術要素和技術要素相輝映” 。在題材和內容方面,如前所述黃河生態保護就是一個很好的創作切入點。黃河流域孕育了眾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猶如黃河文化的“活化石” ,如黃河號子、黃河羊皮筏子、唐三彩燒制技藝等,還有傳統美術、音樂舞蹈、曲藝雜技、節慶民俗等,如何讓其以文學方式進一步煥發光彩值得思索。根祖文化是黃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黃河文化對港澳臺同胞、海外僑胞有著強大的吸引力和凝聚力,是無形的橋梁和精神紐帶。如何在這方面開拓題材也值得探究。在形式和手法方面,可以形式不拘、手法多樣。講好“黃河故事” ,可以是宏大敘事,也可以是日常生活敘事,可以是歷史敘事,也可以是當下敘事,關鍵在于切入點和表現力。文學體裁方面,小說、詩歌、散文、話劇、報告文學、非虛構文學等可以同時發力,同時要注重用新媒體形式進行網絡文學創作??傊?,以黃河作為文學表現題材、內容,作為敘事或抒情對象,作為元素或背景,可以挖掘文學表現內容的豐富性,探尋文學表現手法的多樣化,從而在藝術創新中打造文學精品。

一時代有一時代之文學??陀^來說,今天以文學方式反映黃河題材的文學作品還不足夠多,題材還不足夠豐富,文學創作的深度和力度還不夠理想。尤其是像以黃河為題材的《黃河大合唱》 《黃河東流去》這樣具有史詩性、思想性、藝術性的豐碑式作品還太少。時代呼喚更多像《平凡的世界》 《白鹿原》等這樣具有震撼力的經典之作。以文學方式講好“黃河故事”是時代的召喚,以黃河為題材進行創作必將大有作為。

在大学附近卖什么赚钱 聚众赌博定义 大乐透奖池余额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欢乐彩下载 四川快乐12遗漏查询 快乐10分走势图快乐十分走势图 股票博客论坛 湖北快3治痹6059。vip 南京配资公司 极速快三平台